梦雨成蝶

业余小说家

番外篇:七大彼岸龙给死灵神法神的新年礼物

今天的蓝空大陆和往日不太一样,龙月抱着一堆资料到第一层,看到自己的属下们都在门口站着,疑惑地问道:“哎?大家怎么都在这?我记得我给你们放了假期的啊。”游烈靠在门框上,想说什么,却被叶枫阻止了,叶枫笑着说:“王,要不要跟我们玩个游戏啊?”龙月听了叶枫的话,猜到了一些,但又不确定,叹了口气,说:“可以,但我得把这些资料处理完了才有时间陪你们闹。”
说完,龙月就抱着资料到经常工作的地方,开始工作,“那个,王,你大概多久才处理好?”叶枫问道,“不清楚,可能要一个小时吧,也有可能一整个晚上。”龙月不确定的说到,「这么久!那我们的计划不就泡汤了吗?」叶枫听了龙月的话,连忙说道:“那个,王,我觉得这些工作可以留着过会做,和下属玩耍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
龙月抬起头看向叶枫,放下手中的笔,无奈的说道:“好吧,就被你们玩会儿,不过,只能是一小会儿我还得把资料送到神皇那里。”“是!”「终于要到一些时间了。」叶枫松了口气,碧玉箫和艾米妮一人一边拉着龙月的手臂往外面走,到门口的时候,洛虹从口袋里拿出布条,挡住龙月的双眼。
失去视觉的龙月不安的被二人扶着,“王,我们到了。”龙月听到叶枫如此说到,但她眼睛上的那条布却没有摘下来,“王,接下来,你别太惊讶哦。”艾米妮在龙月的耳边说道。随后,艾米妮对碧玉箫打了个眼色,碧玉箫会意,和艾米妮一起把龙月扶到一个座位上。洛虹也适时的把布条摘下来。
龙月一睁开双眼就看到自己坐在海神旁边,海神笑着对她点了下头,龙月也点了下头,表示打了招呼。
“王,今天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我们在这里为您唱首歌,表达这一年我们对您这一年对我们的照顾!”游烈站在六人前面说道。
游烈:淡薄照亮花道
  拼贴木纹 奏出音色
  艳丽的 上弦之月
叶枫:消失於云中 明是手中也无伞
月永雷欧:黎明到来那就如春日雪融般
  冰冻的爱恋若将有日 炽热流淌
艾米妮&洛虹:就在不止的雨中紧紧拥抱吧
  若你藏起了解答
  至少请用不变的声音呢喃
  包容那毁坏的心吧
  倾心之念终将
  累积下种种秘密
  又一句「请不要改变」
  使得面颊嫣红为泪冲去
  如终被不断落下的雨水洗去
  沾染鲜明色彩的雪椿一般
  若一瞬之梦终将醒来
  又该为了寻找你而前往何处
  就连曾许下的微小愿望
  或者环视的景色我都将逐渐遗忘吧
  遥遥远去 如此虚幻
碧玉箫:若於过去与现在间
  托付下一切
  就在不止的雨中紧紧拥抱吧
  若你在追寻著解答
全:在雪椿 沾染鲜红的花瓣上
  留下今宵继续迷失
“这首《上弦之月》是我们准备了很久的歌,送给您,我们的王。”唱完歌后,七人就很整齐的说道,龙月的双眼已经有点湿润了,她没想到,自己的下属会……
“谢谢。”龙月哽咽的说道,其他的神也被七人感动了,有的甚至都哭了。

新的一年要开始了,祝喜欢蓝空大陆的各位新年快乐。😊😊😊

第七章 痛苦的回忆,心酸的过往

夜晚,游烈正躺在树丛上看着满天繁星,过了一会儿,游烈闭上双眼,睡着了。
梦里,游烈看到以前的自己正在和谁玩着他很少碰的悠悠球,「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游烈心里想到,情景转换,转换到他与那个人的战斗,「呵呵,白泽,如果那个时候放任你毁掉人类世界多好,在痛苦中醒悟。」
情景又一次转换,这次的情景是他永远都不想回忆起的场景,那个人,亲手将他推入无尽深渊,,到了这里,场景就像玻璃一样,破碎了,游烈站在一片白色彼岸上。
「在我站在这里之前,我遇到了谁?老师吗?」游烈有些迷茫的想到,随后,他笑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好蠢,明明一直以来都在警告自己不要想起那段残碎的记忆,可自己却偏偏要去回忆起。
「老师,我真的好蠢,又想起了那些让我痛苦的事。」游烈苦笑着,因为他又看见了,那个推他到无尽深渊得男人,「沐泽,我好恨,没有亲手杀了你,我好恨,没有让你坠入十八层地狱!!!」
“骑士长?”一个柔和的女声在游烈的梦里响起。
游烈闻声望去,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大堆尸骨上,“沐氏骑士团的团长——游烈对吗?”一个黑发金瞳的十七岁的少女伸展着她的骨架龙翼站在他面前问道,「王?王怎么会在我的梦里?」游烈惊讶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是的,我是来请您复活沐家大少的。”游烈听到自己的声音,连忙往身后望去,看到自己正抱着半死不活的沐泽,「这是什么?」
“你可知道,复活他的代价?”
“知道,但我别无选择。”
“唉,好吧,我帮你复活他,但复活他所需的材料在你身上。”话音刚落,少女的脚下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阵法,“把他放在阵法中心吧。”少女扇动自己的骨架龙翼,对“游烈”说道。
“沐泽,很快,你就会醒来了。”
“游烈”讲沐泽放在阵法中心,突然,一朵含苞待放的彼岸花出现在俩人中间 “这是?”“游烈”疑惑地看着这朵彼岸花。
少女的骨架龙翼的一端刺入“游烈”的心脏,“这就是代价,一命换一命。”少女无奈地说道。
等到血液都被抽走,“游烈”无力地倒下了,「这是我死的过程吗?」游烈看着倒在地上的自己 ,“游烈?!”听到这个声音,游烈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片白色彼岸,“真的……是你吗?游烈,我不是在做梦吧!”游烈稍微扭过头看一下说话的人,发现说话的人正是他所恨之人——沐泽,“呵,沐泽,你来这里干什么?”游烈苦涩地说道。
“游烈,你难道还没有原谅我吗?”
“原谅?沐泽,当初可是你亲手将我推入深渊的!”
游烈怒吼道,周围的白色彼岸开始变少了,白色彼岸消失的地方又浮现出红色彼岸,“这是!”游烈惊讶地看着那些鲜艳的红彼岸,“哈哈,哈哈哈哈!我还是无法面对你,面对,对你的爱!”游烈猛得转过身,甩出自己的悠悠球,将沐泽打散,“沐泽,你何时才会从我的梦里离开?”游烈收起自己的悠悠球,红彼岸再度变回白彼岸。
沐府,沐泽的房间
沐泽躺在自己的床上,左右翻腾,最终才睁开双眼,“又梦见你了,游烈。”沐泽喃喃道。
“沐家大少还真悠闲啊。”一个黑发金瞳的少女出现在沐泽的面前,悠哉道,沐泽看着少女的侧面,回想了一下,发现她跟上次来拜访的少女有些相像,“你是龙……”
“打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说我是那个银发黑瞳的小姑娘对吧。”少女打断沐泽的话,怒道。
沐泽惊讶地看着少女 少女把玩着自己的长发,说:“你是不是又梦到游烈了?”沐泽听了,没有说话,“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少女说完,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少女拿着笔在俩人的名字中间画了一条白色的线,「依旧是白色吗?」少女无奈地想道,「还真是让人既痛苦又心酸的过往啊!」

第六章 骑士长的老师

当新生冰系三班到达龙血树林已经过了午时。
“骑士长,在吗?”叶枫对着一颗火红色的树喊道,随后,树丛里探出一个棕色的脑袋,“干什么啊,大护法,我正睡着午觉呢!”游烈抱怨道,叶枫见游烈这幅状态,不禁扶额,说:“骑士长,现在已经过了睡觉的时间了,差不多该起床了。”
游烈揉了揉迷糊的双眼,又钻回树丛里,下一秒,他穿着整齐的骑士装到众人面前。
游烈随意瞥了一眼新生冰系三班,说:“这就是公主殿下要带的班?他们看起来好弱哦。”叶枫叹了口气,遗憾道:“带他们过来的时候,这些孩子都擅自休息一个小时,我向公主殿下请示了,让他们在你这里磨磨锐气,不然不好管理。”
白痴都听得出来,他们俩个在讽刺他们的实力弱,娇生惯养等。
“老师,我不服!”一个有着紫罗兰色头发的女生说道。
“哦?!怎么不服?”叶枫打趣道。
“说我们实力弱就算了,凭什么说我们娇生惯养?我们这些学生里大多数都是农村或者普通乡镇出身的!”那名女生说道。
叶枫听了,挑了一下眉毛,问:“哦,是吗?你是学哪两个科的,叫什么名字?”
“我叫龙熠,学的是悠悠球和奇轮科!”龙熠义正言辞地说道。
“噗!”叶枫没有忍住,一不小心笑了,游烈则是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龙熠,“有什么奇怪的吗?”龙熠问道。
“呃,这个,我……”游烈有些无语地看着龙熠,“唉,我虽然没资格说,但你也太没礼貌了,游烈。”一个年仅十七岁的少女走过来说道。
游烈一看到她,立马做骑士礼,尊敬道:“属下见过龙王陛下。”
“见过龙王。”
少女叹了口气,说:“都起来吧,我都已经很久没来了。”
随后,少女面向新生冰系三班的学生,说:“你们也不要误会,他们说的话其实是对你们有极大的帮助。”
“陛下,你干嘛对他们这么好?”叶枫疑惑地对少女说道。
“呵呵,我这可不是对他们好。”少女思考了一会儿,笑着说:“这样吧,我给你们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你们能打败高迅,我就破例教学。”
叶枫听了少女这句话,不禁有些惊讶,连忙说:“陛下,高迅可是您亲自教的学生,而且还是技术科教授,两个月的时间,是不是……”
“是这样吗?那就打败游烈或者打败浩一,怎么样?”少女接着说道,叶枫特别想扶额,「陛下,您的记忆力也太强了,骑士长和李军师也是您亲手教的啊!」
“那个,呃,嗯,老师,我和浩一的实力对于他们来说太难对付了。”游烈对少女说道,叶枫听了游烈的话,在心里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少女听了,仔细思考了一下,再看了看三班的学生,说:“那我延长时间,嗯,两年,我给你们两年的时间,只要你们当中任何一个打败高迅,我就破例教学。”
“两年?!”叶枫惊讶道,少女听到他的惊讶,疑惑道:“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了!两年的时间学习技术科顶多算是菜鸟好吗!”
“那如果是我亲自出题呢?”
“这个……我没意见。”
“那就这样决定了。”
少女笑着离开了,她站过的地方出现了一朵血色的彼岸花。
碧玉箫看到这朵花,后退了一步,前世的她因彼岸而死,“碧玉箫,你怎么了?”站在她旁边的男生关心道,碧玉箫被男生的声音惊醒,说:“没……没事。”
游烈将那朵彼岸花小心翼翼的摘掉,随后,猛得一扔,刺入一颗快枯萎的书干上,那朵彼岸花迅速变成白色,那棵树也变得精神了。
“骑士长,这是怎么回事?”叶枫看着游烈平静地将那朵白色彼岸取下,有些疑惑地问道,游烈没有回答他,只是将白色彼岸放在那棵树下。
「公主殿下曾经说过,她遇到骑士长的时候,他的周围开满了白色彼岸花,而且,那个时候的骑士长似乎失去了对悠悠球的兴趣。」叶枫这才想起这件往事。
碧玉箫默默地站在队伍里,仔细回忆着前世发生的一切,忽然,一个残碎的记忆碎片出现在她的大脑里:[“汝想……吾可以……此彼岸非彼岸……吾乃死灵……神”]“唔!”碧玉箫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老师,碧玉箫的情况不对劲!”站在她旁边的男生对叶枫说道。
叶枫听了,连忙跑过去,看到碧玉箫抱着自己的头,想触碰却又害怕伤到碧玉箫,“怎么了吗?”游烈走过来问道,随意看了一眼处于痛苦的碧玉箫,像是明白了什么,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一颗种子,单膝跪在碧玉箫面前,用空着的那只手捏住她的双颊,将种子扔进她的嘴里。
“咳咳。”碧玉箫咳嗽了几下,那种痛苦的感觉消失了,“咳咳,谢谢骑士长大人。”碧玉箫对游烈道谢道。“以后,少回忆那些不该回忆起的事,不然,谁也救不了你。”游烈对碧玉箫警告道。
叶枫有些惊讶地看着游烈,“骑士长,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叶枫问道,游烈只是瞥了一下叶枫,无奈道:“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遵守那个承诺已有千年了。”说完,游烈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骑士长,关于那个练习……”
“明天让他们在这里集合。”
叶枫听到游烈对他的回应,只得做罢,带着新生冰系三班到一片空地,让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做一个帐篷。

第五章 特殊的课程

武月带着叶枫来到新生冰系三班的教室,在教室外面就听到里面有些喧哗,「公主殿下能管理好这个班吗?」叶枫无奈地想到。
“叩叩”
武月敲了两下门,整个教室都安静了下来,“你们三班的主任来了,我在学生会还有事,就劳烦主任了。”说完,武月就离开了。
叶枫走到讲台上,说:“我们冰系三班跟其他班不同 我们班所有的课程都在户外上课,而且,你们的正班主任由于工作关系,没办法给你们讲课,因此,我将代理她,为你们讲述技术、精灵语以及兽语这三个科目。”
“那老师你原本是哪个科目的呢?”一个黑色长发的男生问道。
叶枫听了,长吁了一口气,说:“我是陀螺科的,如果你们大家有谁对陀螺感兴趣,可以来我这里咨询。”
这时,一位有黑红色短发的男生举起了手,“这位同学有什么问题吗?”叶枫问道,那位男生站起来,说出自己的疑问:“老师,植物药剂科和陀螺科的时间是不是重叠的?”
叶枫听了他的疑问,微笑道:“抱歉,这两科只有在学院才会重叠,在我们那并不是如此,陀螺科师全天,什么时候都可以上课,而植物药剂科只有上午的时间才能上课,懂了吗?”
“植物药剂科只有上午才能上吗?”
“是的,因为到了下午,那位老师要去配药,具体是什么药,只有正班主任知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龙血树林,血色百合原
“阿嚏!谁在说我?”一位有着血色短发的少年疑惑道,“算了,肯定又是那个人在念叨我,否则我怎么会打喷嚏。”少年说道。
龙族学院,新生冰系三班教室“如果没有问题了,那就到外面排好队,男女各一列,从矮到高。”话音刚落,坐在座位上的学生们都陆续走出教室,按照叶枫的要求排好。
叶枫走出教室看到班上的学生按他的话做,满意地点了点头,做了他们能看懂的手势,随后,带着三班离开学院。
走出学院不到半个小时,学生们就开始出现体力不支的状况“这就不行了?真是一群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和大少爷。”叶枫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好传到每一位学生的耳边。
学生们听到了叶枫的话,都开始停下脚步,“呵呵,真是一群大小姐和大少爷,一点都经不起讽刺和嘲笑。”叶枫背对着他们说道。
“这什么老师啊,只会讽刺我们。”
“对呀,对呀,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老师。”
“嘘,小声点,别让他听见了。”
“不让我听见什么?”
刚刚还在说话的三位女生一下愣住了,看看自己的周围,没有人啊,那刚刚的声音是从哪来的呢?
叶枫回头瞥了一眼那三个女生,在心里默默打分,接着向前走去。
叶枫的速度并不快,恰好是这个年龄段的学生可以追上的速度,但班上,除了碧玉箫和之前问问题的两个男生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叶枫才停下,他转过身,看着差不多都累得坐下的学生们,叹了口气,说:“距离我们的教学场地还有十多二十公里,这才走了不到半公里就累倒了?那以后,怎么当皇室看重的人?!”叶枫用严肃的目光巡视着他们,又接着说:“如果你们是这种态度的话,那就请你们向学院申请移班,在学院里当温室里的小花,每天让学院的老师请你们求你们上学!”
叶枫说完之后,再一次背对着他们,往前走去。
似乎是被叶枫的话说动了,所有人都开始跟上他的速度,往龙血树林前进。
“怎么样了?叶枫。”
“公主殿下,一切都很好,不过这些还有些贵族脾气,我建议让他们在骑士团团长那里默默锐气。”
“这样也好,我不太擅长贵族交际,游烈就不一样了,他以前有个朋友是沐家大少爷,他比较擅长。”
“游烈他有贵族朋友?!”
“对呀,你不知道吗?”
“嗯,他没有提起过。”
“叶枫,每个人都有不想提起的事,你也不例外,你从未提过那件事。”
“……”
“好了,不说了,抓紧时间回来,我跟他们通了信,至于小枫那边你应该知道。”
“领服装,我知道了。”
“嗯,喔~(哗~)”
“公主殿下,怎么了吗?”
“没事就是文件山倒了,你赶紧回来,还有很多文件需要你处理。”
“哎?哦。”
跟少女通完讯信,叶枫感觉自己回去又是一大堆的工作,「想想都觉得心累啊!」叶枫欲哭无泪地想道。

第四章 另类开学典礼

那条黑龙在空中盘旋了一会儿,随后,快速飞下,降落到众人面前。
烟尘散去,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位中年男性,“公主殿下可以让我揍他吗?”叶枫问道,少女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个手势,表示默许了,但下手轻点。
得到允许的叶枫迅速来到那位中年男性的身后,用风刃打向他,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男子迅速闪开,叶枫立马做出反应,用光球攻击男子。
“唔!”
男子被光球击中心脏,闷哼了一声,“叶枫,回来!”少女见到这个情况,立马对叶枫说道,听到少女的命令,叶枫无视捂着自己心脏的男子,回到少女的旁边。
少女叹了口气,在心里默默心疼男子三秒钟。
「好厉害,两下就能打败那个人。」碧玉箫在心里感叹道。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那名男子才缓解心脏的疼痛,他站起来,庄严地说道:“抱歉,刚刚因为一些原因,耽误了大家的时间。”说着,男子稍微理了一下头发,接着说:“现在,开学典礼,正式开始。”
“可能新生们不认识我,我叫做梦魇,是这所学院第二百四十五代校长,我希望各位能把学院当做自己的亲人一样对待,当然,如果你是富贵家族,那就不同了,我们这里有……呃,有什么来着?”
叶枫无奈地扶额,在他旁边的少女看不下去了,走到梦魇身边,说:“有很严厉的教师,在这里,只有实力才能说明一切。我说的对不对?院——长——大——人?!”
梦魇本来很惊讶少女会帮他,但现在听少女的语气似乎是在问他到底是不是个合格的院长,“呃,您说得都对,大长老。”梦魇恭敬道,笑话,对方可是龙族皇室一致推选出的长老,而且还是最强龙族的后裔呢。
少女微微笑了一下,随后回到自己的位置。
“公主殿下,您刚刚是不是太早暴露自己了?”
“没事,我正考虑要不要带一个班道树林玩玩,说不定有发现呢。”
“这……我知道了。”
少女仔细看了看,除了新生冰系三班之外,其他的新生班,她都没有兴趣。
梦魇足足花了三个小时的时间才讲完自己的演讲,“呼,呼,下面请诸位贵宾选择自己想带的班级。”
“这……怎么选?”
“不如你先?”
“不不不,还是你先。”
……
所有人都在谦让,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位身份特别尊贵的大长老。
“叶枫,告诉院长,我要新生冰系三班。”少女在叶枫耳边说道,叶枫点了点头,走到梦魇身边,低声说了什么,让梦魇露出惊讶的表情。
“你确定大长老要这个班?”
“我确定。你赶快,公主殿下的时间可是很紧的。”
“是是是。”
梦魇擦了一把虚汗,说:“新生冰系三班,由大长老带领,祝你们学习愉快。”说完,梦魇连忙对着少女的方向做个手势,少女满意地点了点头,拉着叶枫离开了。
“叶枫,我先回去了,你帮我把新生冰系三班带到龙血树林。”
“是,公主殿下。”
叶枫来到少女要带的班级那儿,就被一位棕白色长发的少女拦住了,“你好,请问你是新生冰系三班的主任吗?”武月问道,叶枫听了,摇了摇头,正要说什么,却被武月打断了:“竟然不是,那就请回吧,我还得找主任呢。”
“那个,不好意思,新生冰系三班的所有课都不是在学校里学习,而是在我家小姐所住的地方上。”叶枫解释道,武月听了,思考了一下,说:“那好吧,跟我来。”

第三章 龙族学院

时间过的很快,一转眼就过去了五个月,碧玉箫便一大早起床,煮好粥,留一张字条放在饭桌上,之后,就出门,跟村长一起前往龙族学院。
“萧萧,到了学校之后,就去新生报到处报到并且注册,然后就去广场找着好位置……”一路上,村长一直在给碧玉萧科普那所龙族学院的规矩以及一些并要的流程。
碧玉萧只听了个大概,眼睛不停地东望望西看看,有很多是在村子里见不到的稀奇玩意。
“萧萧,我们到了。”
村长的声音将碧玉萧的注意力成功转移到他们面前的大门,「这里就是我接下来要就读的学校吗?」碧玉箫疑惑地想道,虽说她很疑惑,但还是对学院生活有所期待的。
“进去吧。”
“村长爷爷不一起吗?”
“不了,学院不允许家人陪同学生一起入学,你要是有出息了,我们将再次出一个龙魂者里。”村长自豪道,龙魂村以前出过二十到三十位龙魂者,这一直是整个村子的骄傲,但是,因为那次大战,让这个曾经繁华的村子彻底堕落了。
“我知道了,村长爷爷,那我进去了。”说完,碧玉箫就走进龙族学院。
刚一走进学院,碧玉萧就看到了五个月前见到的男生,「叶枫?他也在这里上学吗?」碧玉萧疑惑地想道,但她没有注意到,叶枫旁边站着一位十六岁的少女,“叶枫,那孩子就是你见过一面的冰属性龙族吗?”少女问道,并抬头看向他,叶枫点了点头,表示的确是碧玉箫。
“事情稍微有趣了一些呢。”少女喃喃道,“长老,请跟我来。”一位学院老师走过来对少女说道,少女对叶枫说道:“走吧,叶枫。”少女说完,便跟着学院老师走了,而叶枫,则是跟在后面。
碧玉箫找了很久才找到新生报到处,这时候,已经有不少人了,“看来得排队了,不过,哪个是冰系报到处?”碧玉箫悲哀地说道,“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一位高年级生走过来问道,碧玉箫看向她,发现这位高年级的学生有着让人不解的棕白色的长发和一双冰蓝色的双眼,“那个,漂亮的学姐,请问冰系报到处是哪一个?”碧玉箫问道,“你这小家伙嘴真甜,你要找的报到处在那里。”说着,高年级生就用手指指向某个方向,碧玉箫疑惑地看过去,发现有一个报到处并没有多少人,“谢谢学姐为我指路。”碧玉箫道谢后,就跑过去报到了。
“真是个有趣的新生。”
“武月,在干嘛呢,快来帮忙!”
“来了。”
武月理了一下自己棕白色的长发,便去帮忙了。
碧玉箫跑到冰系新生报到处,因为人少的原因,很快就轮到她了。
“新来的?”坐在报到处的老师问道,“是的,老师。”碧玉萧认真道,“把申请书给我看看。”说着,便伸出手,示意给他(她),“是。”碧玉箫从衣口袋里拿出申请书,工整的放在老师的手上。
那名老师随意地看了几眼,又问:“学什么课程?”碧玉箫被这个问题给问懵了,老师见她没回答,便解释道:“龙族学院有很多课程,除去三个并上的课程之外,剩下的课程都是学生自行选择。”碧玉箫听了老师的解释,便问:“那都有些什么课程呢?”
“有弹珠科、悠悠球科、陀螺科、植物药剂科、服装科、驯兽科、奇轮科等。你想好进那两个科了吗?”
“我想进陀螺科和植物药剂科。”
听了碧玉箫选择的科目,老师没有丝毫的惊讶,因为这两个科目是少数人才会报的,“好了,你现在去操场,招新生冰系三班就行了。”老师将资料放好后,对碧玉箫说了她所在冰系班级。
“谢谢老师。”说完,碧玉箫便前往操场了。
到了操场,碧玉箫很快找到自己所在的三班,找了好位置坐好,“嗯!这不是之前的小学妹吗?你也在三班。”听到这个声音,碧玉箫扭头看向后的人,“是之前的学姐,这里不是新生冰系三班吗?”武月听了,一下没忍住,笑了,过了几秒,武月笑着对碧玉箫解释道:“学妹,学姐现在告诉你,新生冰系三班是这里没错,我是冰系三班的代理班主任,你这班的班主任还得从今天出席的嘉宾里选呢。”碧玉箫听的懵懵懂懂,武月用手轻拍了一下碧玉箫的头,说:“没事的,学妹,你只需要祈祷你们的班主任是那位住在龙血树林的老师就行了。”
“为什么?”
“因为那位老师教出来学生都成为皇室看重的人啊,不仅忠诚,而且还很强呢。”
“嗯~我知道了,谢谢学姐。”
“不客气。”
差不多过了三十分钟的时间,新生都已经在自己的班级坐好了。
“嗷!!!”
一阵龙鸣声响起,天空出现了一只纯黑的龙。
“公主,那是……”叶枫看到身旁的少女无动于衷,便识相的闭上嘴。

第二章 初遇无属性龙族

在村长走后不到半分钟,碧空就从橱柜上拿出一个堆积不少灰尘的箱子,碧玉箫走过来,好奇地问:“爸爸,这是什么?”碧空没有回答她,而是把箱子打开,里面装的是一套冰蓝色的战袍,“萧萧,爸爸没有什么送你的,这套战袍是你母亲留给你的,现在交给你,也算是了了你母亲的一个心愿。”碧空说道。
像是在应碧空的话一样,那套战袍化为一道光,扣在碧玉箫的右手手腕上,碧玉箫惊讶地看着手腕上的镯子,随后,跑出家门,跑出村子。
碧玉箫跑到树林里,双眼起了水雾,但她一直忍住不哭出来。
“你怎么了?”一个温柔地男声从碧玉箫的身后传来,碧玉箫扭头看向自己的背后,但她的身后并没有人啊。
“我在你上面。”碧玉箫闻声望去,看到一个浅蓝色头发的男生正坐在树上,“你是谁?”碧玉箫问道,“我?”男生用手指了指自己,疑惑道,碧玉箫点点头,“我叫叶枫,是个‘双属性龙族’。”叶枫微笑道,“双属性?”碧玉箫歪头问道,叶枫笑着从树上跳下来,解释道:“‘双属性’就是拥有两个属性,我拥有风属性和光属性,你是属于哪个龙族?”
“冰属性。”
“冰属性龙族?!那就不能让她见公主殿下(小声),原来你属于冰啊,真好啊,单属性呢。”叶枫“羡慕”道。
“我该走了,很高兴跟你相遇。”说完,叶枫便运用风离开了。
碧玉箫呆呆地站在原地,随后,也离开了树林。
龙血树林
一位银白色长发的少女正坐在椅子闭目养神,感到风的变化,便说:“叶枫,这次出去可有什么收获?”
“抱歉,公主殿下,属下没有找到拥有冰源的无属性龙族。”叶枫对少女说道。
少女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叶枫,说:“没关系,无属性龙族血脉的存活率很低,要想找到简直是大海捞针,你去通知在奇轮镇的李军师,让他准备回来。”
“是!”
“公主殿下,游烈求见。”一个青蓝色短发的男生走过来说道,“让他进来吧,烈风圣翼。”少女对烈风圣翼说道,“是。”
过了半分钟,烈风圣翼带着游烈走了过来。
“参见公主殿下。”游烈尊敬道。
“游烈,有什么事情找我吗?”少女疑惑道,要知道,这位骑士团团长平时是不会来这里的。
游烈走到少女旁边,再少女的耳边说:“再过五个月就是那所学校的开学日,我去一趟那所学校。”
   游烈明白少女的意思,用龙族长老的身份出席开学典礼,“谨尊公主殿下旨意。”游烈离开少女身边,鞠了个躬,回到自己的岗位。
    “天宇,有叶夏的消息吗?”叶枫通过水晶对天宇问道,“抱歉,叶枫先生,最近达克斯的巡逻活动都被排满了,没办法,去风轮镇看看。”天宇抱歉的声音从水晶里传来,“没事,你有空就去看看吧。”叶枫失落地说道,像是听出叶枫的失落,天宇连忙说:“不过我听我姐姐说,最近风轮镇很缺布料,不知道是不是跟叶夏有关。”
“这样啊,那你在达克斯的活动结束了就麻烦你去风轮镇一趟。”
“没问题,(天宇,你还要磨蹭多久?)不说了,我挂了。”
天宇放好水晶,走出打篷车,踏上自己的滑板,去巡逻了。

第一章 新的开始

蓝空大陆,是一个充满了龙族的大陆,在这片大陆上,最强的龙族是无属性龙族,但这种无属性龙族早已经失踪了。
龙魂村,如果光是听这个名字的,一定会感到惊讶,但其实,这就是个只有几户人家的一个小村庄。
龙魂村外有一座小山包,小山包顶部有一个五岁的女孩,她正在盘坐在一片空地上,远处的天空出现了一抹乳白色,女孩缓缓的睁开眼睛,如果仔细看,她的瞳孔是竖瞳,那是龙族的一个标志,“五年了,距离我来这个世界已经有五年了。”女孩喃喃自语道,随后,她的周围出现了几块冰晶,那也是冰属性龙族的其中的一个标志。
“该回去了。”说完,女孩就背起不远处的背篓,便下山去了,女孩下山后,回到家,随意看了一下正在冒烟的锅,放下背篓,走进揭开锅盖,一股清新的米香铺面而来,随意搅拌了几下,女孩就对卧室喊道:“粥煮好了,爸爸,准备吃饭了。”
“咔哒”
卧室门应声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中年人,他就是女孩的父亲——碧空,而女孩就是在彼岸山坠崖的碧玉箫,“爸爸,稍微等一会儿,我给你盛粥。”碧玉箫拿起汤勺盛出锅里的粥,放进旁边的碗里,“爸爸,给。”碧玉箫将粥端到碧空的面前说道。
碧空把碗端起,将碗里的粥灌进嘴里,“爸爸,别急,还有呢。”碧玉箫又给碧空盛了一碗粥,才开始喝自己碗里的粥。
“叩叩”
“谁呀?”碧空问道。敲门的人听到碧空的话,怒了,吼道:“碧空,你这臭小子连村长都不认识了吗?!”
碧空完美的无视门外村长的怒吼,悠哉悠哉地喝着自己的粥,碧玉箫无语地看着自家老爸,默默地走去开门。
刚打开一点门缝,整个门就被突如其来的火焰给烧毁了,「呃,如果不是本能地保护自己,我恐怕得被灼伤。」碧玉箫庆幸的想道,村长站在门外,愧疚地看着碧玉箫,“村长爷爷,您怎么有空来啊?”碧玉箫“好奇”地问道,村长听了碧玉箫的疑问,立马从愧疚的情绪里反应过来,尴尬的咳了几下,说:“萧萧啊,你爸爸在吗?我有事找他。”
“有什么事就直接讲,我过会儿还要睡觉呢。”碧空懒洋洋地说道。
「呃,老爸,你别作死好吗?」碧玉箫无奈地想道。
碧玉箫很明显地看到村长的龙鳞显现出来了,连忙给碧空眼色,让他别说话,“村长爷爷,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爸爸就这样,您别在意他。”
“其实在再过几个月就是龙族学院开学的日子,你也快六岁了,我帮你写了份申请,你去那里读书比较好。”村长“和蔼”道,“明天也是那位大人到我们这里找天赋者的日子,你们稍微准备一下。”说完,村长便离开了。

楔子 坠崖的天才

碧家,是一个精通毒药的神秘家族,所有人都知道它位于一座开着彼岸花的半山腰处,碧家分为内院和外院,内院弟子可以学习高难度的毒药制作,而外院弟子,则是制作最基础的毒药,对外进行买卖。
而我们的主角——碧玉萧,是一位外院弟子,但她却拥有极高的毒药制作天赋和超强的记忆力,只要是看过一遍的东西她都能一直记在大脑里,但因为她是外院弟子,无法学习制作高难度的毒药,所以,碧玉萧一直想尝试一下新的毒药方,因此,经常偷着去内院书房看书,某次,意外的发现一本破旧的书籍,便收好,带回自己的房间慢慢阅读。
在碧玉萧将那本书带走的第二天,碧家长老来到外院,召集所有的外院弟子,严肃的说:“昨日,内院书房丢失一本祖传的毒药制作,如果有人发现是谁拿走的,请尽快告诉我。”碧玉萧听了,知道自已拿了碧家的祖传书,打算离开,将“碧洛”制成,在山顶上,当着长老的面将“碧洛”给予碧家,最后以死赎罪。
当晚,碧玉萧重新将那本书看一遍,放在书桌上,偷偷地从后门离开,「要想将‘碧洛’制成,就必须得到彼岸花的花叶,今天刚好是花叶期的最后一天,就拼一拼吧。」碧玉萧采集完花叶,找到一片空地,将采集的所有药材放入药炉里,用火折子引火,过了几个小时,一阵绿色的烟飘了出来,碧玉箫就知道成了。用一个小瓶子将“碧洛”装入,随后,前往山顶,等待长老的到来。
到了巳时,碧玉萧站在悬崖边上,彼岸花也适时的开花了,“彼岸花开了,看来死亡离我已经不远了。”碧玉萧喃喃自语道,“碧玉萧,你作为碧家弟孑,为何要为何要盗取《碧氏药谱》?!”长老气急败坏地问道,原本长老很欣赏她的才华,对她进入内院书房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盗取碧家最重要的药谱。
“长老,我碧玉萧敢做敢当,药谱就在我房间的书桌上,而且我也将药谱上的毒药制成了。”说着,碧玉萧拿出装有‘碧洛’的瓶子,“这……这是……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制成?!”长老不可置信地看着碧玉萧,碧玉萧自嘲地笑了笑,自言自语道:“原来,连您也不相信我会制成这个毒药。”碧玉萧愤怒地把瓶子扔在地上。
“叮!”
瓶子应声碎了,碧绿色的液体流了出来,“本来,我是想把‘碧洛’给碧家,但你们都不相信我可以制成,那么,还留着有什么用呢!”说完,碧玉箫就跳下悬崖。
长老走到她跳下去的地方,叹了口气,说到:“碧玉箫,不是我们不相信你,而是这个毒药,让制成它的人,都害死了啊。”
“但是,你将入我碧家的族谱,成为碧家的内院弟子!”
如果碧玉箫听到长老这句话,一定会感到欣慰的,可惜,她不会听到了。
彼岸花开,是死亡到来,也是碧玉箫,新一次的生命开始。